第五章:庞然大物

我和小白下到了墓室里,没想到我的第一次考古行动居然是如此狼狈,而且吉凶未卜。我用手电扫视着四周,墓室里没有棺椁。在墓室的右手边角落我看到一具像是人的尸体,走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截石俑。这个石俑只有上半身,而下半身却不知所踪,我找遍了墓室的各个角落也没有看到。

在斜对着盗洞的方向,有一个一人多高的洞口,应该是这间墓室的入口。我和小白对视了一下,心里都清楚,这目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。我们走进这个洞口,里面是一排向上的台阶,台阶小的几乎要横着脚才能站稳。就这样,我们两个一步步的爬上了台阶的最顶层。

台阶一共有三米左右,到了顶层忽然觉得豁然开朗。这里是一间大厅,足有五六米高,有篮球场那么大,不过是呈正八角形的。我拿着手电仔细扫视着大厅的每个角落,发现大厅八边的每个边缘下均匀的分布着八个洞口,和我们刚才进来时的一模一样。

大厅的墙壁上有壁画,虽然早已残破不堪,但还是能够看清一些。有一副画的内容似乎是天上在下雨,地上的人们很惊恐的躲避着。另一幅画得内容则是两个人躺在一片大树叶一样的东西下面。另外几幅由于光线和破损的程度,实在分辨不出是画的什么了。不过有的不是画,而是一些点和线组成的图像,就像是许多火柴棍摆放形成的。

“这里是一个八卦形的墓穴,而这八个入口应该就是八卦中对应的八个门。”我说道。

“我也看出点门道了,不过你说这八个门能随便进吗?我们刚才进的那个是什么门?怎么啥都没有呢?”小白问道。

“不知道,不过既然墓主人设计了八个门,那绝对就是为了防盗墓。那么其中肯定是有机关暗门的,我们可能只是侥幸进了其中一个生门罢了。”我说道。

“生门?八卦不是乾坤什么什么的吗?还和生死有关?”小白不明就里的问道。

“八卦分阴阳,阳八卦分别是乾、坤、坎、离、震、艮、巽、兑;而阴八卦是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。阳八卦古代多用于卜筮,计量,天气,农业等等的统计和占卜。但是阴八卦就用于军事,计谋,以及墓穴设计的防盗墓排列了。”我说道。

“行啊丁子,美国没白呆啊,学了不少中国传统文化啊!”小白开玩笑的说。

“别废话,这阴八卦是有三个生门,三个伤门,还有两个死门的。如果一不小心进了死门,就必死无疑了。即使进了伤门也够我们俩喝一壶的了。”我说道。

“那你快看看,哪个是生门,我们得早点出去,粮食和水可不多啊。”小白说道。

我听他这么一说,也不由得紧张起来,从我们刚进来的墓室到现在的大厅来看,这个墓穴的防水工作做得是非常之好的。墓穴的墙壁是用一种非常光滑的石头砌成的,墙壁很平整,显然是经过加工打磨的,石头的大小也不一样,但夹缝里都灌满了类似防水胶之类的东西,看起来墓室的年代应该非常古老。

我又挨个看了一遍八个洞门,忽然在一个洞门台阶的中间部位看到了一双人腿。我急忙把小白喊了过来,向他示意那里有人。当我们俩定睛仔细观看时才看清,那是一具石俑的下半身,应该和第一个墓室里的石俑是一起的。不过是谁把石头做的人形俑拦腰截断的呢?又为什么把它“抛尸”两处呢?

就在我俩满腹狐疑的时候,突然听到这个入口的深处传来了脚步声,像是有人快速的跑动。

“是张羿他们!”我心里想着。于是二话没说便向洞里走去。小白以为我发现了生门所在,也急忙跟了上来。

当我跑到台阶最底层时忽然愣住了。这里和我们第一间进到的墓室截然不同,因为这里没有墓室,而是一条长长的走廊。这条走廊长的让人不寒而栗,我将手电筒的光线调成焦点式,然后向走廊的深处照去,在起码有一百多米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堵墙,墙壁上好像有一个门。

“丁子,这是不是出去的生门?”小白急忙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我答道。

“那你怎么急急忙忙的进到这个洞里呢?”小白问。

我将听到有脚步声的事情说给他听,然后小心翼翼的向着走廊的深处走去。当我走到那个堵墙前,我看清楚了那扇门,那是一个可以转动的石门,石门微开着,露出一个让人能够侧身通过的缝隙。

我犹豫了几秒钟,还是走了进去。里面依然是一个走廊,不过我看到前面大概十几米的地方就是另一间墓室。我贴着墙壁小心的向墓室里挪动,就在快要到达墓室的时候,我感觉手上有触碰液体的感觉。我将手举到眼前仔细照看,是血!这下我可吓得不轻,在这个阴森恐怖的地穴里,墙壁上居然有液体的血迹,证明这里不久前有人受过伤。会是谁呢?

我急忙将手电的光线向墙壁上照去,清楚的看见,靠近墓室这边的一大面墙壁上满是血迹,地上也有些许,而且血迹是向着墓室里延伸进去的,这证明受伤的人是从墓室外被伤,然后跑进了墓室。这样我就更加不解了,走廊里没有血迹,而我们进来也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。究竟是谁会在没有危险的走廊中受伤呢?难不成是张羿和赵月打了起来?

一肚子的疑问让我止步不前,我回头想跟小白说明情况。可我回头一看,小白已经不在我身后了!我不觉打了个激灵。和张羿他们一样消失了,如果说张羿他们两个玩了花招,那么小白是绝不可能和我玩这种把戏的。我看了看前面的墓室,有看了看身后的走廊,是进是退?

好奇心驱使我走进了墓室,这里比大厅小了一些,但比我们进入的第一个墓室大许多。更重要的是,这间墓室里有陪葬品。我数了数,有陶罐,有石器的刀具和武器,数量不多,但很醒目。

墓室的格局很有趣,进门是一小块空地,周围的墙壁有用石头砌成的隔间,像是老式公共厕所一样。

我扫视着整个墓室,除了那些陪葬品和隔间以外,再就没有什么东西了。于是我决定仔细看看隔间里的情况。

隔间一共有十个,前七个里面或者什么都没有,或者有一些散落的陪葬品。第八个隔间的地面墙角处有一个一米高的洞口。我没敢冒然进入,我查看了一下第九个和第十个隔间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我又看了看地上的血迹,我确定了受伤的人一定是进到了这个洞里。

我本想大声呼唤小白,但是转念想了想,这间古墓太蹊跷,还是小心的好。于是我准备转身回到上边的大厅。不过转念又一想,如果是张羿他们受了伤,我追寻血迹不就可以找到他们了吗。就这样,我转进了这个洞口。

洞里不太宽敞,但比来时的盗洞强许多了。我蹲走着大约二十几米,来到了又一间墓室。我直起身子看了看四周,顿时傻了眼。这里和大厅一样,也是八边形,只不过比大厅小了许多。八边的墙壁下不是宽敞的洞口了,而是和我刚刚进来的一样的一米高的洞口。

八卦阵?我正胡乱猜想着。忽然听到左侧传来一阵恐怖的笑声,那笑声慑人心魄。我急忙转头看了过去,只见一个足有两米五左右身高的庞然大物正向我咧着嘴笑着。这家伙有点像大猩猩,不过身高却是高了不止一点半点,最恐怖的是他的上嘴唇已经咧到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,就要把他整个脸给遮住了。

什么怪物?我心里恐惧到了极点,急忙从登山靴里拔出了匕首,学着电影里的姿势,一手拿着手电筒照向怪物的脸,一手拿着匕首挡在胸前。

怪物起先被我的强光照的向后退了几步,然而不一会便向我扑了过来。我急忙向一旁滚去,怪物扑了个空。我看着怪物卡车一样的身躯,又看了看手里的匕首,心瞬间凉了半截,看来这回是要交代了。正犹豫着,怪物再一次向我发动了进攻,我这次没来得及躲闪,于是就顺手把斜挎在肩头的登山包甩了出去。这一甩正中怪物的腹部,只听怪物惨叫一声向后退了好几步。

这时我留意到,怪物被我砸中后,从它的腹部向外流出很多鲜血。我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原来我在走廊里看到的血迹是这个家伙的,一定是张羿他们重创了这个怪物,之后它躲了起来,等我赶到这里的时候它又出来了,这家伙也懂得“吃柿子挑软的捏”这个道理。想到这我无名火起,刚才的恐惧一扫而空,我抄起匕首向着怪物的头部就是狠狠一击。怪物见我跳了过来用手臂挡了一下,匕首深深的刺进了它的手掌。这下怪物似乎被激怒了,一下将我击飞四五米远。

我被摔得七荤八素,嗓子眼发咸,我知道可能要吐血,内脏一定受伤了。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是两条腿一点力气也没有了。怪物又咧着嘴发出可怕的笑声,然后大步向我奔来。我想这回就彻底安息了,这么大的古墓,多几个人陪葬也不会太挤的吧。

就在我放弃抵抗等待死亡的时候,手电筒映出一道寒光,我看到那个庞然大物轰然倒下,一声都没吭。

我急忙连滚带爬的取回手电筒向四周照去。我看到在怪物的旁边站着一个人,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----是赵月!

如何追书?
首页